已經無法過去*2

大家好!!!~我是理繪。天空網誌搬遷中請多多指教!!!~

 

北歐諸神--黄昏の后神様の幸福 壹章 ただあなたに会いたい

當我來到王都的時候,也許是忘記了領域跟世界時間的流逝是有所不同的,也許是時常在關注的東西太過於習以為常,所以就不是那麼的靈敏吧!!!怎麼感覺這樣好像是狗的樣子啊!!!???算了,這點小事不想追究,我想說的是我來到王都的這個時間,火神-洛基他˙˙˙還沒有重生,現在他應該還是大魔導師-藍道。


洛基他˙˙˙不對是藍道;大魔導師-藍道,他是整個華納神族的驕傲,上至魔導師、祭司下至鍊金師、工匠,沒一個不以他為目標也可以說是比主神還要更為重要的精神支柱;大魔導師-藍道就是這樣的存在,這樣的藍道居然是火神-洛基的重生,這對於一直受到阿西爾神族欺壓的華納神族無庸置疑的天大的喜訊˙˙˙喜訊阿~~但在我眼裡看來這就好像是在宣戰一樣


現在的華納神族復活的神族-弗雷跟巴爾德以及即將重生的洛基;共三名,反觀阿西爾神族這-芙蕾亞、索爾、霍德爾以及海姆達爾;共四名,像這樣子把兄弟分散到兩個部落裡,難道這也是你所盤算的嗎,奧丁,回答我的也只有風蕭蕭而過的聲音



算了,不要再想這種這麼嚴肅的話題了,不管現在的華納跟阿西爾是兄弟鬩牆還是戰爭什麼的都與我無關,我只是˙˙˙單單的想要見見洛基跟奧丁而已


說道大魔導師;正常人的反應是:時髦、自大跟自負,這跟洛基的感覺還蠻像的,但是藍道他明明是魔導師卻總是穿著黑、白或藍的斗蓬,而且聽說在藍道的身上找不到任何有打過動的痕跡(笑)這還是魔導師嗎!?不過˙˙˙明明是魔道師卻冷靜的嚇人,這個性上倒是很像奧丁;現在想想在重生為火神-洛基之前的藍道到底是什麼樣的人,他知道他即將成為重生的火神又是怎樣的心情,我沒有死亡,我只是假裝死亡,所以我不知道重生的神族們到底是懷抱著怎樣的心情重生的。


啊~如果是弗雷的話應該會知道藍道在哪,別看弗雷這樣人家最基本還是大祭司;不容忽視的


現在,我身在華納部落為了光明神-巴爾德所創建的光明神殿中尋找弗雷中,果然;世界的時間運轉是依序刻動著,每當我邁開腳步又或者停滯,時間都是流逝著的,宛如沙一般;在領域的時候,我只要坐在位置上"刻盤"就會提醒著我下一秒會發生的事又或者是有人什麼日子過的太過清閒的神想找樂子,把歪腦袋動到了時間上,那個時候就我該實行任務的時候了˙˙˙毫不留情的把它丟進金加倫,讓他生不如死,懺悔把念頭動到時間上.


是當我吃飽太閑啊,我們雖然沒有主神的力量與職位,但我們的能力都與主神不相上下,所以、"刻盤"算是˙˙˙武器!!!???好像不是???工具!!!???好像也不是;算了,反正我也是用"刻盤"來推算洛基的重生;還是先找弗雷要緊.


「弗雷,你在吧」光明神殿是為了重生的光明神-巴德所創建的;聽說現在也有新的主神殿正再建設中呢~~也許是主神之間都有一些感應也說不定;更別說是弗雷「弗雷~」「我還在想是哪隻迷途的小羔羊,原來是你啊;歡迎回來」芙雷的眼神透露著著真誠;代表著他是真心的歡迎我的到來「我回來了~弗雷,你知道洛基,不對是藍道在哪!?」「你果然很重視他阿;諾爾維」「是阿;我重視他不是理所當然天經地義的事,弗雷」


「雖然我很想跟你聯絡下感情,不過我看還是下次,藍道他現在應該在王都的主要街道上閒逛吧!運氣好的話,就直接叫他,不然他會不知道你是在叫他」我還以為會跟弗雷耗上大半時間的,我連應對的方法都想好的說,要是他再繼續囉唆個沒完的話,我就"加速世界"給他懷抱去


「弗雷,謝謝你」對於弗雷我個人雖然對他沒什麼好感,但在個體上我還蠻算喜歡他的,可是不是那種喜歡喔~~「諾爾維;在你去找藍道之前,我想邀請你時間-諾爾維加入我們華納」伸手;那時洛基跟奧丁也是像現在的弗雷一樣對我伸出了手,但是˙˙˙搖頭


「弗雷,你是認真的嗎!?」「就算你的目的不是主神的位子,但那孩子˙˙˙霍德爾˙˙˙霍德爾也在阿斯嘉特,你有膽出現在霍德爾面前,並且對他刀刃相向!!!對那個你一手帶大的霍德爾」「夠了,如果你不打算加入我們的話,那就繼續旁觀八,就像當年的諸神黃昏一樣」看來對於弗雷來說霍德就是弗雷心中永遠的痛,那洛基跟奧丁心中永遠的痛會是對方嗎?˙˙˙去找藍道吧~


是夜,華納海姆的夜晚總是通火明亮的;月神-瑪尼總是一往如常的在某處唱著他那自以為傲的歌聲吸引著迷途的人。


是夜,我正走在王都的主要街道上觀察藍道˙˙˙雖然我是要來找他的沒錯˙˙˙可是要是突如其來的上前去叫他會不會給藍道留下壞印象啊~~好猶豫喔~~這時要是˙˙˙而且不知道他還記不記得我,自從洛基到我這裡丟掉某樣東西跟西格恩結婚之後我就沒再見過他了,他也再也沒來找過我了,直到現在他明明就在我眼前,只要往前邁向一步我就可以˙˙˙(搖頭)我˙˙˙我到底再害怕什麼啊~我可是時間-諾爾維;沒什麼好怕的;我只是˙˙˙想要見我的好友洛基跟奧丁而已;沒錯!!!我只是想見他們而已


「藍道~」先用裝熟攻勢,把藍道的注意力移轉到我的身上,之後就是靠毅力拼了「阿~請問˙˙˙」太好了,他有反映了,接下來˙˙˙「藍道,我˙˙˙」「維~」熟悉的聲音在我的耳邊迴響著,到底有多久沒有這樣叫我了,這世上也只有唯二的兩人會這樣叫我,絕對不是什麼感動又或著悔恨的情感刺激著淚腺模糊了我的視力,只是太過於熟悉那聲音第一次用著那口齒不清卻又軟軟的童音喊著「維~」


那晚,我並沒有跟藍道說什麼他是重生的火神-洛基,還有重生的感想什麼的都沒有我只是哭˙˙˙像個孩子一樣,那也是第一次發現我原來還是會哭泣的,在那之後的所發生的事也都只是後話了,我現在只是哭著並回想著葡萄樹下的屬於孩童的歡笑聲


 
评论

© 已經無法過去*2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