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經無法過去*2

大家好!!!~我是理繪。天空網誌搬遷中請多多指教!!!~

 

北歐諸神--黄昏の后神様の幸福  参章 会いたい気持ち

那晚˙˙˙我很難得的失眠了,雖然很想把重生的洛基搖起來陪我聊天的,但看著洛基一臉好眠的底下卻有著淺淺的黑眼圈,這叫我怎麼忍心呢~我看我還是一個人出去晃晃,讓心情沉澱畢竟今天一天實在發生太多事了,順便培養睡意好了『Listen to my voice;Then open the gate王都中央噴水池』


in王都中央噴水池˙˙˙


夜˙˙˙是我最喜歡的景色在深沉的黑暗當中卻有著讓人思考不能的溫柔;這就是我最引以為傲的孩子;夜之女神-諾特,現在的你在哪哩!?在做什麼!?在注視著什麼!?如果˙˙˙如果你知道父親我現在在哪哩!?在做什麼!?在注視著什麼!?你會是怎樣的表情呢!?例如:憤怒、哭泣、微笑又或者˙˙˙面無表情 (搖頭) 面無表情啊˙˙˙這應該是我最不想看到在諾特那可愛臉龐上的表情,不過我的孩子-諾特;我是多麼的希望你能在夜中注視著父親我接下來的一切一切前提是要有如夜一般是我最引以為傲的景色。



話又說回來我半夜不睡覺偷跑出光明神殿不應該只是為了讚嘆我有這麼一個乖女兒(^-^*)雖然我個人也很想˙˙˙阿~我的孩子-諾特,不過還是要回到正題:[我失眠的真正理由]就如之前所說我可以感應到眾神的時間;進而推算出眾神的重生時間就好比洛基,可是我在洛基的周圍感受到了洛基以外屬於諸神們的時間,雖然很微弱可是那的的確確是諸神的時間;而且那還是我熟識的神祇˙˙˙奇怪的是每當我想尋找的時候卻又消失的無影無蹤又加上洛基更讓我不放心,所以這“神秘的時間”˙˙˙就一直被我遺忘;直到它又出現的現在;我看我還是用一點激烈的手法,不然這“神秘的時間”是不會這麼甘願讓我找到的


『Listen to my voice;萬物阿~成為我的影子找出在暗巷徘徊不定的光火』咻~這一瞬間不論是飄動的風流動的水都像有了自我意識般的在夜空中劃出了一道可比擬星光的弧線,然而這道看似無盡延伸的弧線嘩然間有如彗星墬地般的打落在某一個人的身上讓他/她的身體有如太陽-蘇爾閃耀著星光般的瑩藍色光芒「你˙˙˙你是˙˙˙」



身型是女子;那有如星眸的眼就算是在與她的眼同色的光芒下卻又更勝於的藍,每個動作是那麼的˙˙˙「你是˙˙˙女神-西格恩」萬萬沒想到我找了這麼久的"神秘的時間"居然是女神-西格恩洛基的第三任妻子,就在謎底揭曉的當下我的心卻是膽顫的,我什麼話都說不出口,我的腦中有著千千萬萬的問號想要讓西格恩給我解答,可是˙˙˙我的身體卻已經為我做出了反應;啪的一聲我與女神-西格恩的世界開始轉動了


「你˙˙˙做什麼阿;時間-諾爾維」雖然我自認下手並沒有說是很重,可是那鮮紅並火辣辣的手印子讓我舉雙手投降,而且˙˙˙所以抱歉拉~西格恩「抱歉;一不注意就˙˙˙」「你˙˙˙你想跟我找架吵嘛╬」「冷靜點,西格恩;我到還想問你」看著眼前的西格恩我˙˙˙不經意的著了迷諸神前的她已經是如此的令人驚豔,然而重生後的她居然˙˙˙星眸般的眼和音河般的髮在夜的景色中閃爍,這景色有如是奧爾勞格的奇蹟,然而這樣的你為什麼不在洛基的身邊陪伴他度過那些艱苦的日子就像諸神黃昏那樣一直到最後都沒離開過他。


「為什麼」將手指指向位於王都中央東邊的光明神殿「你來到這裡不應該只是為了要跟我玩捉迷藏,而是」將接下來要說的話留給西格恩自己「可是˙˙˙我們已經˙˙˙沒有任何關西了」沒錯;重生後的諸神已經以消逝的並且遙遠的我所熟悉的諸神們沒有任何關西,但是˙˙˙我卻不這麼想「那你又為什麼在這裡呢。」語句的結尾是句號;不是問號,答案不是淺顯意見「好想見洛基,好想見他,即使重生了還是˙˙˙愛著他是吧,西格恩」



剛剛的這句話是我跟古莉特現學現賣的,同樣身為洛基的妻子怎麼可能會不想見自己的丈夫,就算重生後他們已經沒有任何關西,單憑一句「我想見他」就足夠了。那夜我做了連我自己都覺得很驕傲的一件事;那就是˙˙˙把西格恩丟進之前就已經設好的位於洛基床舖的傳送陣法裡,啊~做對是的感覺真好;好了,看這天色蘇爾也差不多該出來了,而我也差不多該回;颯~突如其然的驟雨狂風,讓我的思緒陷入混亂這就好像是萬物在提醒我事情不是這麼的單純,可是˙˙˙回去吧,回去光明神殿;我悄悄的在心裡希望這陣風不是奧丁驅使的。


清晨陽光是多麼的明媚耀眼明明只是待在陽光底下就讓我不經的這麼想“巴爾德英俊、天真、愉快,他的金發和白皙的臉像是永遠在放射光芒。萬物皆熱愛他,而他也熱愛萬物。不過是在不惹火他的前提下”(嘆)往事的記憶不堪回首阿~~那晚我把女神-西格恩丟進位於洛基床舖的傳送陣法裡˙˙˙好像有哪裡怪怪的!?啊!!!抱歉;漏字了;正確的說法是把女神-西格恩丟進位於洛基床舖【正上方】的傳送陣法裡˙˙˙對不起,我錯了(跪)這也難怪巴爾德會這麼生氣了,在人家睡的正熟的時候發出可比擬希臘中泰坦巨人踏步般的巨響,任誰都會瞬間清醒正何況是比誰都要淺眠的光明神-巴爾德


經過了昨晚的騷動我明確了兩件事;就是“神秘的時間”並不是女神-西格恩,雖然那時的我一直很篤定“神秘的時間”就是女神-西格恩,可是回頭想想這樣動機好像太過於單純了,說不定就因為太過於單純所以˙˙˙“神秘的時間”一定跟西格恩一樣『好想見洛基,好想見他』想見他卻又不敢見他的我所熟識的神祇,看來只有再上街找找的這個方法了,就在我這麼想的同時天空中突然飄來了一股熟悉的只屬於約頓海姆傳說之海的特有的芳香之後我就非常愚蠢的撞到人了



「不好意思,我神遊了,請問你還好嗎!?」與我相撞的是一位華納女子,身型比一般成年的華納女性還稍嫌瘦小,銀杏色中挾帶點如雪的白的她的短髮,臉上還有因為疼痛而小小浮現的潮紅,從滿地零落的工具來看職業是工匠;整體來說是位非常可人並且優秀的華納女性「jeg har det fint」她˙˙˙剛剛是在說話嗎!?可是嘴巴好像有在動,難˙˙˙倒所謂的語言不通就是指這情況「Er det ikke der, hvor virkelig ondt」等等,她又說了什麼阿~這種時候能用的就是比手畫腳「你~好,我˙是˙時˙間-諾爾維;諾˙爾˙維」希望這樣可以有幫助阿~希望「dimension」!是我的名子,雖然只有最後一個字,不過我想我知道要怎麼做了



『Listen to my voice;Then open the gate洛基』我想這位女性因該也是來找洛基的,要問為什麼當然是因為她所帶的工具中有專門剪布的剪刀外加洛基又是魔導師,而且會有人背著大包小包在光明神殿閒晃


in洛基房間


「維~原來你在阿,我剛還想說去找你的」「洛基,其實我˙˙˙」「這不是絲碧卡嘛!?原來你跟維~在一起阿」「Godmorgen, Rocky」「等等,你們兩認識」原來這位女性的名子叫做絲碧卡,真是個好名子「是阿,我原本就有打算要把絲碧卡第一個介紹給維~認識」



這種感覺˙˙˙好像似曾相似,洛基你該不會˙˙˙「Jeg har altid ønsket at se dig-dimensionel ~」這句我聽的懂“我一直很想見你”?我!!!「洛基,我想●●● ●●●我需要一個人旅行/冷靜一下」「去哪!?」「阿斯嘉特;抱歉,我會想辦法在伊登節之前回來的」也許我只是沒來得及接受洛基又要與別人結婚的消息,可是看到洛基這麼靦腆的笑容,就算不捨ˋ擔心我也由衷的希望他比任何人都幸福。洛基,這次一定要幸福喔!!!~




 
评论

© 已經無法過去*2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