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經無法過去*2

大家好!!!~我是理繪。天空網誌搬遷中請多多指教!!!~

 

北歐諸神--黄昏の后神様の幸福  伍章 執着する意味

修伊;你是誰!!!???在這個沒有奧丁的阿斯嘉特本應該是弱小且衰弱,但就在這時修伊出現了;年少的修伊以他過人的知識拯救了本應該弱小且衰弱的阿斯嘉特且獲得眾神的寵愛,打破先例讓修伊進駐只准擁有【神職】的神入駐瓦爾哈拉;修伊的出現在阿西爾神族的認知就宛如主神-奧丁並無死去,只是以一個新面貌-修伊繼續帶領著阿斯嘉特走向繁榮。


雖然我知道偷聽別人的談話是非常不禮貌的行為,但˙˙˙身為掌管時間的我居然有不能掌握的時間,這到底˙˙˙ ˙˙˙根據旅店的旅客們的表示修伊以奧丁代理人身份掌管執政讓原先就存在於阿西爾神族之間的矛盾有了化解的空間;這行動讓阿西爾神族更加的確信修伊就是他們失去主神-奧丁的"新"的心靈慰藉。


風聲颯颯作響敲著木質窗戶發出匡啷框啷的聲響,這時藹藹白雪也來加入,風帶著白雪牽動著窗戶美好的三人舞正一布一步的步上高潮,然後反覆至寂靜。我縮了縮肩膀感嘆:阿斯嘉特真的好冷喔~~~剛剛旅店的老闆娘還特地從別的地方拿了比較厚的棉被給我,只差沒有拿暖爐來了;看著窗外的暴風雨真的覺得這場暴風雨來的真是時候,雖然讓我的阿斯嘉特之旅延後不少但它給了我更多的思考時間。


看了看我手中通往華拉斯蓋亞夫的鑰匙,我想我應該去見一見重生的神后-弗麗嘉;我那個自"諸神黃昏"後就不曾在見過的孫女( ´_ゝ`)怎麼突然覺得自己好像老了好多;時間之於我就像空氣太過於習以為常往往在不經意˙˙˙就這樣失去,打個比方我的一生大概就是米德加爾特的人類的一天:清晨與我的妻子結婚、中午我的女兒諾特結婚、黃昏我的孫女弗麗嘉˙˙˙晚上時間-諾爾唯一個人,然後又是新的一天我還是˙˙˙一個人


華拉斯蓋亞夫是奧丁的宮殿,那是一個以白銀為頂的壯麗豪華的巨大宮殿。來到這裡的我一眼認出奧丁那高聳入雲的宮殿;無數箭簇和盾牌構成屋頂兩翼佈滿了鎖子鎧甲、西邊的大門旁巨狼蹲踞、天空上盤旋著翱翔的鷹。諸神之主-奧丁就經常坐在宮殿正中的御座上,然而現在坐在那御座上的卻是神后-弗麗嘉;她纖細的身軀坐在奧丁的御座上有一些些的突兀,可能是因為華拉斯蓋亞夫明明是奧丁的宮殿,可是坐在那御座上的是神后-弗麗嘉;我不敢出聲,只是靜靜的靠在柱子旁看著這片光景,久久無法自我直到˙˙˙情感戰勝理智,我與弗麗嘉都嚐到了海水的味道


當我們都意識到有的只剩下尷尬,我跟弗麗嘉寒喧了一下可卻隻字不提剛剛所發生的事,直到我倆的步伐慢慢的步出華拉斯蓋亞夫。「您是什麼時候來到這裡的呢!?」弗麗嘉問道「昨天」我答;沉默,現在的我與弗麗嘉之間只存在著擁有"神職"的兩位神祇「那˙˙˙您有沒有想去的地方,我可以」這尷尬的氣氛令誰都受不了,所以弗麗嘉,我懂你的,我都懂但˙˙˙「不用了,我之所以來這裡是來找修伊的,如果你知道任何修伊的事,請告訴我;弗麗嘉」我一定要見到修伊,希望你諒解;我心愛的孫女-弗麗嘉「對不起;我不能告訴您關於任何修伊的事」阿~~果然「但我能肯定您一定能夠見的到他,因為這是必然」我的孫女-弗麗嘉是一位擁有未卜先知能力的预言者,知道一切未來即將發生的事,卻從來不會泄露自己所知。


告別神后-弗麗嘉離開華拉斯蓋亞夫之後我就回到我下塌的旅店了,就在那裡我看到了˙˙˙奧丁的代理人,聖騎士-修伊;沒想到我千方百計想見到的,現在居然(,,゚Д゚)該說得來全部費功夫,還是說這就是必然阿~~~~弗麗嘉


既然已經有了"洛基"的前車之鑑,所以這次我˙˙˙「你就是修伊吧!!」「是的,您是˙˙˙」「我找你找好久了,來!!我們去別的地方好好談談」「Listen to my voice;主神-奧丁」雖然說我想也沒想的就說出了奧丁的名子,但我想也只有那裡可以讓我說出我想說的話


IN奧丁神像˙˙˙


「已經不用在偽裝下去了」我想在這裡˙˙˙證明我的想法,我是多麼的盼望一切都只是我杞人憂天想太多,可是"世界"把真實都呈現在我的眼前了「修伊/奧丁」在我說出€的那一秒我看到了˙˙˙修伊的眼神「你是什麼時候察覺的呢!?維~」聽到聲音跟那熟悉的暱稱的時候,我猛然查覺自己的一生中除了妻子跟女兒外就只有那兩個人可以讓我的情緒有如此大的變動;感覺眼淚下一秒就會奪框而出,可是我現在還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奧丁,告訴我,為什麼要這麼做;"世界"在諸神黃昏就已經做出了選擇,那你又為什麼˙˙˙」


「因為你什麼都不知道」奧丁的這句話讓我聽到了有什麼東西壞掉的聲音「就因為你什麼都不知道」啪擦!阿阿~吶!奧丁你知道嗎?「是阿」如果這是你所期望的"世界"那不如由我親手破壞它(抱住)「Listen to my voice」「等等;維~你想做什麼!!」「閉嘴;讓我做Listen to my voice;沉眠於時間當中的洪流,我以萬物主人的身份命令你」「快住手,維~」「逆流八」這一刻我也體會到強制命令萬物做它不想做的事的反饋,身體就像不是自己的腦子也一片空白,但當我感受那令人熟悉的溫度,我覺得這一切都值得。


 
评论

© 已經無法過去*2 | Powered by LOFTER